蓝色贝雷帽

genji是世界的宝藏!!

这个告白真是帅屎我了!鲁总帅得不要不要的!(//∀//)
ruseb大法好!!

【源藏】未说出口的

灵感来自up古门的双龙之舞av10883384

本身想写be的但我不想让半藏在自责下去了写着写着就变he了

引用了大量语音(表示超喜欢半藏描述他家乡的那段)

废话完毕

·

·

·

“嘿,弓箭手,把你那瓶酒拿出来给大伙儿分分怎么样?这活儿可把我累坏了。”

“我们大都干完活才喝酒。”

“你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的?”

“那是一个坐落在山顶上的村庄,春天一到,樱花满天飞舞,令人怀念。”


·


“嘿,哥哥!”

半藏抬头,一头染着葱绿的毛头小子正坐在房檐上晃着他的脚丫。

他一皱眉,想要说些什么。

源氏迅速从房檐上跳下来

“别说了,我知道这样做有失礼节嘛!”

半藏把“小心摔着”这四个字咽了回去

“...那为什么还要做?”

源氏抓了抓他那杂草似的绿毛

“因为我只敢在哥哥面前放肆一下嘛!”

稚嫩的脸上挂着傻里傻气的笑容

半藏不知怎么,突然笑了

源氏看着,一愣

“哎呀,哥你笑起来这么好看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


半藏第一次来到游戏厅

虽然没有想象中有各种奇怪的气味和一看就不是很正经的人,但游戏机和大喊声充斥在空气里令半藏有些头疼

他在各个游戏机旁寻找着

那么显眼的绿色应该很好找才对,他想

最终他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他的弟弟

彼时绿毛小子正在打最终boss,在屏幕反射里看到了他的兄长,一个手抖,输了

源氏手心里冒着冷汗,他都不敢转过身去面对他的兄长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该回家吃饭了”

源氏看了一眼右上方的时钟

今天没控制住时间呢,他想

他起身,看到一旁今天赢来的洋葱小鱿,就捞了起来,转身递给了半藏

“送你的”

手总比大脑快,等源氏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该死,他应该不会喜欢这种东西吧...啊他的眼神...唉他不喜欢怎么办啊!

“谢谢,我收下了”

“抱歉,我...诶?”


·


半藏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不得不手刃了自己的弟弟后,接踵而来的却是家族的没落和无情的背叛与追杀

为了躲避追杀,他离开了日本,寻找能够强大的办法

“我失去了家人和弟弟,但我不能再失去荣誉”

他想有一天,还能看到庭院前樱花开满枝头的样子,就像小时候那样

一个雨夜,他重回花村寻找重要资料。那只布满灰尘的洋葱小鱿静静的躺在角落里,半藏看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时光荏苒,他的武器由武士刀变为了弓箭,由长发变成了短发,鬓角染上了雪白。他逐渐发现,他所牵挂的,不仅仅是花村 ,更是那只无忧无虑的灵雀

没人知道,这个强大的弓箭手,在午夜梦回时总是无声地哭泣,呜咽的喉咙里总是喃喃着说着

“源氏,源氏...我已经...无法被救赎了”

终于,他面对现实,他选择回到花村,祭奠他的弟弟

这似乎很有效。每年的祭奠让悲伤的弓箭手逐渐平静下来

变化就在一瞬。一次祭奠,他遇到了改造后的弟弟,尽管他很不愿相信,因为他的弟弟早已死在他的刀下,但是那张脸,那个声音,那双眼睛,都清楚的告诉他,那就是他十年来一直忏悔思念的弟弟


·


为了强大,他加入了守望先锋。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个改造后的源氏也在其中。

傍晚,弓箭手跃上了屋顶,解下他的酒囊,就着夕阳喝着

身后一阵震动,半藏没有回头

“给我喝两口吧,哥哥”

半藏回头看着他,盯着他的面甲好一会

“你能吗?”[不会烧坏线路什么的]

源氏卸下面甲,露出带着烧伤痕迹的脸

“可以的哥哥,我的酒量还和从前一样”

半藏将酒囊递给他,便转头去看那夕阳

良久,他开口

“疼么?”[我给予你的伤痛,还疼么]

正想着怎么和他的兄长搭话,源氏听到兄长突然这样问,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他笑起来,引得半藏侧目

还是那样傻里傻气

“已经不疼了,哥哥”[所以放下过去吧]





【源藏】哥哥

爱死岛田骨科的产物

萌新文笔渣请多包涵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回忆杀

·

·

·

“哥哥,我要吃糖葫芦。”

“哥哥,你陪我逛神祭嘛。”

“哥哥,我想捞金鱼!”

“哥哥!哥哥!你在哪?源氏...找不到路了。”

“哥哥,呜,源氏以为再也看不到哥哥了。”

“哥哥!你看!我赢的小鱿!送你!”

“哥哥,源氏错了,源氏下次不去打游戏了。”

“哥哥,救命,父亲又要揍我了!”

“哥哥,我疼,你帮我揉揉嘛!”

哥哥 哥哥!源氏最喜欢哥哥了。

哥哥,等源氏长大了,要和哥哥结婚!

哥哥...不喜欢源氏了么?”

“哥哥...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哥哥...我只要哥哥在就好。”

 

“哥?...为什么...”


“哥哥,你别想摆脱我了”

“哥哥,这可不是结束”

“哥哥,你想我的,对吗?”

“哥哥,我会回来的”

“哥哥,我爱你”

“哥哥,快醒过来吧”



半藏猛然惊醒,大脑感官逐渐恢复,全身像被卡车碾过一般地疼,腹部尤其,感觉像是被人捅穿了。因疼痛而剧烈喘息的声音从氧气罩里传出。齐格勒博士忙扔下手中的文件来到病床旁边。

“噢,感谢上帝,你熬过了这一劫。听着,你的腹部被大爆炸中乱飞的金属片几乎捅穿了。救护中心已被炸毁,我们只能在我这个地下研究室给你作简单的处理。一会儿,我将送你去苏黎世进行更好的治疗。”

金发医生说完便立马将他推起。他挣扎着,想知道他们去哪,却看到了一个容器——那个容器很大,里面浮动着交错的营养管,有一个人头——是的一个真正意义上没有躯体的人头,脖子以下不是血肉之躯,而是各种纳米合成材料支起的一个勉强算是躯体的东西。

半藏看着那个头颅,他再熟悉不过了,那张脸,和十年前一样,只是布满了烧伤的痕迹,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狰狞。

他看到那双眼睛睁开了,视线紧紧地锁住他所在的方向。在容器离开半藏视野的前一秒,头颅的嘴唇动了动。

半藏看懂了。

他说

“哥哥”



听闻你已征战归来
听闻你已娶妻生子
听闻你已成家立业
听闻你过得很好
听闻
你已忘记当初诺言
可我
却还记得
那年
你在海棠树下
微微假寐
我也学着你的样子
你仍闭着眼
说我又淘气了
我傻傻地笑
对你说
你以后娶我,我就不淘气了
你慢慢睁开眼
是流光一般炫彩
伸出好看的手揉我的头发
笑着说
你我都是男儿,怎样能娶
我便撒娇让你答应
你拗不过我
答应了
我们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是...”
“变了是小狗。”
微风忽起
海棠花瓣掠过你秀气的眉
我便一辈子记住了
那个让人心动温暖的笑颜


今夏的海棠开得特别好
我听说附近有片海棠林
便叫浼儿扶我去看看
我自小体弱多病
爹娘为我寻医多年无果
最后只能靠汤药维持
只是近段时间
我的病情愈发加重了
前段时间竟不能下床
爹娘便着急地把大夫请来
大夫把脉后
把爹娘叫了出去
我看见娘在门外忽然捂住了嘴
便无奈一笑
其实我也知道
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趁着还能走路的时候
我想去看看那片海棠林
看看当年在树下对我承诺的你
从府里到海棠林不用多久
坐着马车一会就到
浼儿小心扶着我
迎面一阵清香
果真
这海棠开的如此旺盛
我在棠林深处找到了一棵最漂亮的海棠
把当年他给我的信物
一块翡翠玉佩
埋在了树下
而我给他的
是一支短笛
我想
既然你已失信
我留着还有何用
苦笑一下
便让浼儿扶我回去


次日
我便高烧不退
迷迷糊糊的想着
这样一直睡下去多好
可过了几日
我突然感觉到
他在海棠林里
并且在那棵漂亮的海棠树下
我费力睁开眼睛
便忙叫浼儿备车
浼儿慌慌张张的出去了
抬着酸痛无力的手穿好衣服
浼儿便把我抬上马车
我不断让车夫加快
因为我觉得
晚去一会他就不在了
浼儿在我旁边惊慌失措的哭了
我知道她为什么哭
但是我这一生的心愿
就是见他最后一面
终于到了
我扶着浼儿一拐一拐的走着
想加快加不
可是不能
浼儿扶着几近虚脱的我
来到那棵海棠树下
可四周空无一人
我笑笑
还是错过了吗
我想起那支短笛
便让浼儿帮我挖开树下的土
一会儿
浼儿颤抖着举着那支短笛欣喜地望着我
我怔了一下
便让浼儿走开
剩下我与那只短笛
我拿起它
还没看几眼便倒了下去
没有痛楚
只有温暖的怀抱
有冰凉的东西落在我脸上
我听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你怎么这样傻,你怎么这样傻?”
带着呜咽
我想睁开眼睛看看他
但怎么也睁不开
便伸手去摸他的脸
我始终还是无法再看他一眼吗


当浼儿急忙赶来的时候
看到一个男人抱着小少爷哭
小心过去碰了碰他
那男人抬起头 满眼痛苦
浼儿一愣
这不是小时候和小少爷玩得很好的魏璃将军么
“小少爷怎么了?”浼儿紧张地问
“漠儿他,他去了”魏璃呜咽着
浼儿怔在那儿好半天没回过神 满脑子只想着一句话
小少爷去了
刚刚还好好的小少爷就这么去了
又是一年夏天
魏璃带着翡翠玉佩和短笛
来到那片海棠林
依旧开得旺盛
走进棠林深处
来到一座碑前
他吸吸鼻子
将玉佩挂在了碑上
那碑上写着
安侯府安漠之墓
魏璃盘腿坐下
拿起短笛
一阵悦耳的笛声回荡在棠林间
诉说着思念与悲离


你还记得吧
你没忘记吧
你曾经对我的承诺
如今
我很高兴
你仍然记得
虽然我与你
已无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