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贝雷帽

genji是世界的宝藏!!

【源藏】未说出口的

灵感来自up古门的双龙之舞av10883384

本身想写be的但我不想让半藏在自责下去了写着写着就变he了

引用了大量语音(表示超喜欢半藏描述他家乡的那段)

废话完毕

·

·

·

“嘿,弓箭手,把你那瓶酒拿出来给大伙儿分分怎么样?这活儿可把我累坏了。”

“我们大都干完活才喝酒。”

“你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的?”

“那是一个坐落在山顶上的村庄,春天一到,樱花满天飞舞,令人怀念。”


·


“嘿,哥哥!”

半藏抬头,一头染着葱绿的毛头小子正坐在房檐上晃着他的脚丫。

他一皱眉,想要说些什么。

源氏迅速从房檐上跳下来

“别说了,我知道这样做有失礼节嘛!”

半藏把“小心摔着”这四个字咽了回去

“...那为什么还要做?”

源氏抓了抓他那杂草似的绿毛

“因为我只敢在哥哥面前放肆一下嘛!”

稚嫩的脸上挂着傻里傻气的笑容

半藏不知怎么,突然笑了

源氏看着,一愣

“哎呀,哥你笑起来这么好看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


半藏第一次来到游戏厅

虽然没有想象中有各种奇怪的气味和一看就不是很正经的人,但游戏机和大喊声充斥在空气里令半藏有些头疼

他在各个游戏机旁寻找着

那么显眼的绿色应该很好找才对,他想

最终他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他的弟弟

彼时绿毛小子正在打最终boss,在屏幕反射里看到了他的兄长,一个手抖,输了

源氏手心里冒着冷汗,他都不敢转过身去面对他的兄长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该回家吃饭了”

源氏看了一眼右上方的时钟

今天没控制住时间呢,他想

他起身,看到一旁今天赢来的洋葱小鱿,就捞了起来,转身递给了半藏

“送你的”

手总比大脑快,等源氏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该死,他应该不会喜欢这种东西吧...啊他的眼神...唉他不喜欢怎么办啊!

“谢谢,我收下了”

“抱歉,我...诶?”


·


半藏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不得不手刃了自己的弟弟后,接踵而来的却是家族的没落和无情的背叛与追杀

为了躲避追杀,他离开了日本,寻找能够强大的办法

“我失去了家人和弟弟,但我不能再失去荣誉”

他想有一天,还能看到庭院前樱花开满枝头的样子,就像小时候那样

一个雨夜,他重回花村寻找重要资料。那只布满灰尘的洋葱小鱿静静的躺在角落里,半藏看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时光荏苒,他的武器由武士刀变为了弓箭,由长发变成了短发,鬓角染上了雪白。他逐渐发现,他所牵挂的,不仅仅是花村 ,更是那只无忧无虑的灵雀

没人知道,这个强大的弓箭手,在午夜梦回时总是无声地哭泣,呜咽的喉咙里总是喃喃着说着

“源氏,源氏...我已经...无法被救赎了”

终于,他面对现实,他选择回到花村,祭奠他的弟弟

这似乎很有效。每年的祭奠让悲伤的弓箭手逐渐平静下来

变化就在一瞬。一次祭奠,他遇到了改造后的弟弟,尽管他很不愿相信,因为他的弟弟早已死在他的刀下,但是那张脸,那个声音,那双眼睛,都清楚的告诉他,那就是他十年来一直忏悔思念的弟弟


·


为了强大,他加入了守望先锋。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个改造后的源氏也在其中。

傍晚,弓箭手跃上了屋顶,解下他的酒囊,就着夕阳喝着

身后一阵震动,半藏没有回头

“给我喝两口吧,哥哥”

半藏回头看着他,盯着他的面甲好一会

“你能吗?”[不会烧坏线路什么的]

源氏卸下面甲,露出带着烧伤痕迹的脸

“可以的哥哥,我的酒量还和从前一样”

半藏将酒囊递给他,便转头去看那夕阳

良久,他开口

“疼么?”[我给予你的伤痛,还疼么]

正想着怎么和他的兄长搭话,源氏听到兄长突然这样问,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他笑起来,引得半藏侧目

还是那样傻里傻气

“已经不疼了,哥哥”[所以放下过去吧]





评论

热度(23)